“其实,到了星殿这个级别,星魂基本已经不会为外因所摧毁的,那个老者的星魂已经被七日牡丹召唤回来了,只要机缘够,就有机会重生。可以说,在得到七日牡丹的基础上,在加上你的**与我的魂魄,他若一同吸收炼化,便能重新活过来。”玉魂心有余悸。

  “甚至是只要侵占你的肉身即可。”

  若是对方真的那么做,自己和苏晨可真的就是在这个天地间被抹除了,绝无机会超生。

  “但他放弃了。”苏晨低声道。

  “现在的他星魂没有寄托只能一点点的在天地间被消磨干净,直至化为虚无。”玉魂此刻也颇为可惜的道,这需要多么大勇气放弃生的权利。像这样一位星殿级的强者的陨落,对于任何势力来说,都是无法弥补的损失。

  “或许吧!”苏晨心中无限的复杂,自己来到这个世界遇到的第一个人,就这么消失了,心中也颇不是滋味。

  “也不用担心,这样的强者,身后的背景绝不简单,他背后的势力也绝对不会任其陨落的。”

  玉魂错开苏晨的思路道。“不管了,我们先去找到在云龙山山体之中的第二块七星环佩碎玉,回复你的星力才是正事!”

  “希望如此,才好。”苏晨叹了一口气道。自己目前实力低微,也着实帮不上什么大忙,眼下还是找到第二块七星环佩的碎玉重要些,于是本着能不浪费就不能浪费的原则,在拿走黑纹魔虎的妖核和七日牡丹之后,苏晨便向云龙山中心地带走去。

  如今三星妖兽已经在之前的妖兽混战中战死甚至连魂魄都没能幸免留下,而之前没有参加混战的妖兽虽然还有不少,但大底都是些低等妖兽和野兽,凭着玉魂惊人的感知,苏晨完全可以避开,对他是毫无威胁,以至于苏晨现在前进的路程可谓是最为安全的一段了。

  云龙山中心地带,倒不像外围树林阴翳,反倒越往里走,里面的生机就越差,举个例子,在外面就是参天古树,往里走就是矮小的灌木,甚至到最后是草地,乃至是一片生机全无的满地乱石的死地。

  走至此处苏晨也极为诧异,云龙山向来植物茂盛,怎么什么时候还出现了这么个地方。

  “此地星辰之力极度旺盛,却不见一株灵药,乃至于连小草都少的可怜。这里必定有什么东西极度压制了甚至是掠夺了此地的生机。”

  苏晨皱眉分析,“但范围如此之小,但压制的如此彻底,是那种顶尖的天材地宝所能做到的,玉魂你可有所感应?”

  “若真有如此天材地宝,你觉得这附近会没有妖兽看守,莫说之前那黑纹魔虎,就是在高出两个等级的妖兽也不为过。”玉魂嗤鼻。

  “这就对了,既然不是天材地宝,那只有可能是一个能掠夺生机的东西,它自身也被压制了,无法大范围掠夺此处生机,再结合老者所说,综上所述,唯一的可能就是!”

  “是七星环佩!”玉魂激动地说道。“环佩虽然被封印,但依旧在掠夺了生机,单凭一道封印星阵断不可能完全抑制它的气息,便吸引了天地间的星辰之力集聚于此,如此情况下,才有这般环境。”

  没有人比玉魂更关心七星环佩的下落,毕竟七星环佩关系到它的修为能否恢复。

  自从踏入这块土地连苏晨自身的生机都处在被掠夺之中。虽然这种进度缓慢但却真真的在进行,当然这种缓慢是相对而言,苏晨的生机自然没有这里的原本的生物流失的快,是因为他体内也存在的七星环佩碎玉,二者相竞,纵然不敌,却也不至于完败。

  假如苏晨在没有七星环佩碎玉的庇护下直接闯入此地,以苏晨的修为,生机不过一柱香的时间就会被掠夺的干干净净,而现在,却是起码需要三日的时间,这还是苏晨不反抗的情况下。

  生机与星力不同,若一个人星力耗尽,也仍可以慢慢回复,但若一个人生机耗尽,那他副**,必然毁灭。

  “这个地方我真心的感觉不舒服,必须尽快拿走环佩离开这里。”苏晨皱眉道。原本还打算在此处修炼的苏晨当机立断做了决定,没有必要的风险是不必冒的,修炼在哪都可以,若是贪图此地的星辰之力而丢了小命就亏损大了。

  不过四周环顾,除了空地,就是腐烂了好多年的植物,哪里像有能藏住环佩碎玉的地方,为此苏晨也颇感无奈,老者认定了自己是什么劳资救世主,必定会集齐七星环佩,所以连藏匿的具体地点都没给,这让他上哪找去。

  看着这块土地苏晨当真是内牛满面,若是掘地三尺,还要把这些碍事的石头处理掉,额……

  石头?这里原先是树林怎么会有如此之多的石头?

  苏晨奋力一跃,俯视此处,这些石头的布局,倒是更像阵法。

  “玉魂,你怎么看这些石头?”苏晨询问。

  玉魂凝神细看,这些石头果然都有一定规律可循,绝对不是凑巧摆在那里。

  “根据我的经验这的确是阵法,这些石头应是为了长久保存星阵用的基石。”

  “不过,若真的是封印用的星阵,能封住环佩碎玉的起码是七级以上的阵法,以我们的能力根本难以撼动分毫,不过那个老人既然让你来找,就不可能一点拿走的机会都不给你留,我能感觉到这阵法有所残缺,应该是他故意为之,你只要能找到阵眼,便可破除大阵。”玉魂道。

  “静神凝力,感知阵法。”玉魂印法变幻在苏晨脑海中清理出一片空白处,以供苏晨冥想阵法。

  苏晨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彩,破一座七级阵呐,的确很有挑战性。当下闭紧双目,心神宁一,感知大阵。

  黑暗中,仿佛有无数亮点集结在一起,汇点成线,线连成图,复杂的图案包含着极大的信息量涌入苏晨脑中。仿佛苏晨的同气球一般,被这些信息量吹满,甚至吹爆,苏晨的额头布满了细密的汗珠。但苏晨却却一直在梳理大阵的构造,试图寻找阵眼。

  这大阵,他破定了,苏晨如是想到。

  [小说网,!]

  ...

欢迎大家访问:西红柿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xihongshixiaoshuo.com/1_421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