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可能。一个星王级别的蝼蚁怎么可能爆发如此强横的招式。”那星魔皇歇斯底里的咆哮道。

  “噗嗤。”

  在星魔皇不可置信的目光下。苏晨又是数口蕴含着精纯星力的精血。直接从苏晨嘴中喷出。最后尽数的落至那光箭上。其体内星力同样是在此刻尽数的涌出。最后灌注而进那光箭之中。

  一丝苍白之色。从苏晨的脸庞上蔓延开来。他的气息。竟然也是以一种惊人的速度萎靡下来。显然。在不使用第二段盗天机功法的情况下。苏晨这一击几乎耗尽了他的所有力量。

  不过在苏晨的这般消耗下。那光箭之上的光芒也越发璀璨。甚至连这空间都是颤动起来。

  “灭魔天机箭。”

  苏晨目光灼热的望着这光箭。旋即手印一变。低沉的声音。自其喉咙间传出。

  嗡嗡。

  在这种波动下。即便是邪骨老人的瞳孔都是瞬间紧缩。一股震骇。从其眼神深处涌出来。他实在是无法想象。苏晨竟然能催动环佩碎玉够召唤出如此可怕的攻击…

  苏晨望着变色的星魔皇。不禁想起当日灭门的惨剧。苍白脸庞上狰狞更甚。旋即作拉弓之状。下一霎。眼神瞬间冰寒。手指豁然松开。

  而就在苏晨手指松开的霎那。那双色长箭。竟是发出刺耳的尖鸣之声。而在那种尖鸣之下。就连空间都是被生生的震裂开来。旋即长箭一闪而逝。仿佛洞穿了空间的障碍。直射星魔皇头颅而去。

  轰。

  星魔皇脸色剧变。无数黑雾疯狂的疯狂的从其体内席卷而出不断加固着魔皇钟。更是形成了诸多防御。然后想也不想。身形就欲暴退意图躲回深潭。在那长箭上。他感受到了一种死亡的威胁。这种威胁就算是当年对战这蛮荒三皇都未曾有过。

  “现在想走是不是晚了一些。”一直没有出手的玉魂一声冷笑。磅礴的星魂之力不断涌出。化作漫天锁链。将那魔皇钟控制住。

  那看似细小的锁链在魔雾的侵蚀下不断抖动却始终没有被震断。这突如其来的情况更令星魔皇大惊失色。

  咻。

  光箭首先落到那莽荒之气所形成的光柱之上。光柱上的光芒此时也是尽数融入到光箭之中。令这光箭更多了一丝毁灭的味道。那攻击也是更为恐怖。

  “想要斩杀本皇也没那么容易。”那星魔皇明白的很。在这样的攻势下。如果在有所保留的话。恐怕真的会死在这里。同样的只要他能够抵御下这一击。他相信这个苏晨绝对没有实力再发动第二次这样的攻击。

  “魂祭魔钟。”那黑影之中传出一声怒吼。那散发出的黑雾越发浓郁。直接令那巨大魔皇钟扩大了数倍。上面浮现出各种狰狞的面孔。单是看着就令人毛骨悚然。这些面孔就是之前死去的那些星魔的残留。如今让他尽数拿出来当替死鬼。

  “杀。”苏晨嘴中冷冷吐出一个字。那光箭毫不迟疑地与那魔皇钟撞在一起。那些狰狞的面孔顿时响起无数凄厉的惨叫。

  而那被星魔皇引以为豪坚不可摧的魔皇钟。在这长箭面前阻拦不过一瞬。在星魔皇惊恐的目光下寸寸崩碎。

  “本皇不要死在这里。”

  星魔皇咆哮。声音中充满着不甘。然而对于他的嘶吼却是无人理会。光箭转瞬即逝。直接洞穿他的脑袋。

  撞击的刹那。那星魔皇的身体如同遇到烈日的残雪。飞速的消融。他的身体也是化成无数黑气四散逃窜。

  “想逃。”面对着这些星魔。玉魂显然有着极其丰富的应对经历。当下印法一变。那锁链迅速的弥漫开来。那些黑气只要沾到锁链便是迅速的消融。

  “你们这些卑贱的人类。竟敢抹杀本皇。待到吾族星魔神冲破封印。定要将这片大陆尽数奴役。”

  星魔皇凄厉的惨叫声。在黑雾消融之间。带着浓浓的怨毒和诅咒。回荡在这空间之间。

  “本皇好不甘心啊。”

  “不甘心啊。”

  狂暴到极点的能量。开始在那空间之中徐徐的消散。而随之消散的。还有着那星魔皇的身体

  那位曾经将这成鹤域一手毁灭的星魔皇。终于是在苏晨和莽荒三皇的联手下。彻彻底底的消失在了这天地间。

  “呼。”

  而当那星魔皇被抹除而去时。苏晨终是再坚持不住。双手无力的垂落下来。年轻的脸庞上。也是有着苍白涌出来。不过虽说体内虚弱。但他眼中却是有着亢奋涌动着。谁能想到。在刚刚。他竟是与莽荒三皇的残魂合力将一尊星魔皇给彻底抹杀而去。那可是相当于星皇的强者啊。

  “呵呵。能以星王二阶的实力绞杀一名星魔皇。这般战绩就算是我陨落之前都未见过。那三皇残魂眼中也是闪过一抹赞叹之色随即叹道。

  “若是你千年之前生在这里。或许这成鹤域未必会被星魔糟蹋至此。”那三皇之魂眼中闪过一丝萧瑟。这成鹤域当年是何等的繁华。如今却衰败至此。

  “如今星魔皇已灭。这东西也就没什么用了尽数赠予你吧。就当做是对你绞杀这个家伙的奖励吧。”灰衣老者伸手一招。两道流光冲进这空间之中化作两个光团悬浮在二人面前。

  “这蛮荒三绝。你既然有缘收走一绝。这两绝也就尽数赠与你好了。”老者随手一挥。原本弥漫在这两绝之上的抗拒之意也是尽数消散。

  “如此就多谢前辈了。”苏晨目光之中闪过一丝欣喜。这莽荒三绝的强大他可是切身感受过。当下也不做作。直接将这两绝同样收入环佩空间之中。

  在收走这其余的两绝之后。那灰衣老者的形态倒是也越发虚幻了。

  “前辈。”看到这一幕苏晨忍不住出声道。

  “我本就是陨落之人。借助着莽荒三绝上的莽荒之意保留残魂镇压这星魔皇。如今星魔皇已死。与其让这些东西随着我消散在天地之间。倒不如到有缘人的手里发挥更大的作用。”那灰衣老者淡淡笑道。

  “另外你实力尚浅。这环佩碎玉千万不能被外界发现。不然的话定是会引起那些星魔的疯狂追杀。”

  苏晨点点头。以他如今的实力。若是将这天地间的顶级宝物暴露的话。且不说那些星魔就是那些对这有些心思的强者就够苏晨麻烦的了。不够苏晨现在倒是有些愁得皱起眉头。如今封印已破。想要隐藏这环佩碎玉的气息无疑比较麻烦了。

  “呵呵。你且不用担心。”那灰衣老者看到苏晨这个样子也是缓缓笑道。随即印法一变。这神秘空间的莽荒之气疯狂的向灰衣老者身边涌来。

  “星力固守丹田。环佩碎玉隐藏其中。”那灰衣老人老人一声低喝。手掌一握那莽荒之气便化作道道符文悬浮于空中。

  苏晨见状。便是明白老者打算做什么。立刻按照老者所说迅速调整自身状态。

  符文如同一道道锁链不断向苏晨丹田锁去。丹田内的两块环佩碎玉仿佛如临大敌。一般不断发出强光。好似在警告这些符文一般。

  “压制住环佩碎玉。我调动这荒塔中剩下的最精纯的莽荒之气助你封印环佩碎玉的波动。”老者沉声喝道。如今或许这是他最后能帮上这个小家伙一点的事情了。

  苏晨点点头。不断操控着环佩碎玉。将环佩碎玉的敌意压制到最低。不过苏晨刚刚催动了盗天机。自身也是极为虚弱。所以压制起来也是极为勉强。

  “锁荒印。”那灰衣老者印法再度变化。那一道道锁链将那环佩碎玉层层包裹起来。令那环佩碎玉的波动不能外溢。

  “多谢前辈。”感觉着体内已经隐藏起来的两块环佩碎玉苏晨抱拳说道。

  “无妨。这封印也就能替你隐藏一年便会消散。到时候你要另行打算。如今我也即将消散。只是那天地间的星魔如今是什么状况了。”老者的身影越发虚幻。很显然之前为了帮助苏晨隐藏这两个家伙。动用了不少气力。

  “这天地间的星魔按理来说还有着不少的数量。只不过现在大陆之上很少能够看到他们的身影。而且他们之间也有一个秘密的组织名为噬星宫。”苏晨想了想道。

  苏晨说道这里双眼也是微眯。这些年他也是和这噬星宫打过一点交道。无论是那个灭苏家满门。还是那个名为血湮的人……他都记得很清楚。许多帐他苏晨都要一点点的讨回来。

  “这些星魔要干什么呢。”灰衣老者说道。

  “应该是打算打破封印。释放星魔神。攻占大陆。”玉魂说道。

  玉魂此话说出。那灰衣老者也是微微一怔。眉头皱起。“若是灭世星魔神出世的话那么天地之间定会有一场浩劫。如今这天地之间可还有第二人能够达到星神大人的地步。”

  玉魂摇了摇头。但是片刻他想了想。道:“虽然现在没有。但是我相信。他可以。”

  ...

欢迎大家访问:西红柿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xihongshixiaoshuo.com/1_4216/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