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家继续加紧步伐开采,于是在两个周内又是先后出手了两车青元石,别人或与不知道,但方家却是真真的看在眼里,这苏家开采这青元石矿脉不到两个月,却是已经赶上他们方家一年的收益了。

  “那位老先生还没有到么?”方梁阴着脸问。

  方梁这次不惜花费如此代价,也要重创苏家,唯有将这苏家彻彻底底的击垮,他才能出了胸中的这口恶气。

  现如今,高家已经同意参加这次与苏家的彻底决裂,老祖宗也在数日前出关,自己之前倒是老祖宗提过这神秘人,老祖宗听了也只是皱眉不语,显然对这神秘人的来历也是不清楚。

  “桀桀桀,别催啦,老夫这不是来了么。”一声怪笑在方家的院子里响起。

  此时坐在方家大厅的老祖宗陡然睁眼,竟然连他都感觉到了压迫之感,但这股气息颇为阴暗,远非寻常修炼所能造成这等影响,方梁请来一个不得了的家伙啊。

  方家人听到这个声音全都忍不住头晕目眩,仿佛林子,假山,房子,甚至是人都是在扭曲。

  “贵宾临门,老朽有失远迎!”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头从房子上面的房顶破开而入,一声聚喝。

  这老头声如洪钟,仿佛醍醐灌顶,不少方家人眼神中都恢复了几分清明,方梁在这里是除了这方家老祖以外修为最高之人,最先恢复神智,看到老祖宗和那位神秘人都在这里,连忙道:“大家别误会,都是自己人!”

  这老祖宗苦笑,自己人?若真是自己人也就不会在刚来的时候就用这种蛊惑人心的方式对付方家人了。

  方家老祖宗抱拳,现在无论如何,都必须要交好眼前这个人,不然的话,怕是他举手之前就会将整个方家覆灭,就算自己能安然逃脱,怕也是重伤。

  “星王?”那黑袍人声音中多了一丝起伏,显然没想到这么一个偏安一隅的小家族竟然会有这样的实力。若是动手的话,自己怕也是会受些伤害,真是不能安然吸收这些魂魄和星魂,不过星王级别的星魂还是很有诱惑力的。

  “倒是还可以!”那黑袍人的声音又回归了平静,那毫无生气的声音仿佛是死尸一般,令人不寒而栗。

  “那个前辈,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动身去抢夺青元石?”方梁尊敬的问向黑袍人。

  那黑袍人瞥了方梁一眼,淡淡的道:“小辈,你的意思是让我现在动手?”

  “不敢!”方梁惶恐的道,方梁一身冷汗,单是被这么看着就已经是胆战心寒了。

  “就明日好了。还有把你们能叫上的势力也都招呼上吧。”黑袍人的目光盯着方家老祖看了一会,转而看向别的地方,要不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他就在这夺取了他的星魂。

  一缕黑烟从黑袍人身上串起,那黑袍人就在这黑烟之中消失了身形。

  看着这黑袍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在方家的大厅消失,所有人的感觉都有一种这就是高手的感觉,唯独那方家老祖的心里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甚至有一种感觉方家此次弄不好会在这次战斗中覆灭。

  次日,方家早早的就集结好自己家族的卫兵与高家的出动势力集结在一起,为了这次高家甚至也是把他们闭关多年的老祖宗也请了出来,这高家的老祖宗也是达到星王一阶的实力,两位星王强者联袂出手外加一位实力深不可测的神秘黑袍人,还有多名三名星将强者带领队伍,阵容之华丽华光镇上仅见此一次。

  这批临时组合起来的队伍就这么浩浩汤汤的向青元庄进发。

  此时苏家又刚刚挖出了一批青元石,今日正打算拿出去贩卖,却不料远处烟尘四起,马蹄声不绝于耳,苏天辰向远处望去,只见尘沙漫天,无数人正在向此处前来,而在前面领队的除了那黑袍人不认识以外,剩下两个苏天辰看完之后脸色变得铁青,竟然是方家与高家的两位老祖宗,后面就是方梁高明成以及他们各家的好手。

  苏晨同样感觉到了今天青元庄与往日不寻常,当听玉魂说道有许多高手前来,苏晨的心中也是极为重视。

  没先到他们竟然敢主动攻过来,但是面对这等阵容,就算是他们苏家也只有暂避锋芒,四个家族任何一家都难以面对其他两家的攻击。

  苏天辰陷入深深地矛盾之中,如果只是单纯地撤退,虽说保得一时平安,不过以方家那种眦睚必报的性格,一定不会就这么么完的,但是若是硬拼,却不一定能保住青元庄,而且苏晨还在这里。

  苏天辰想了一下却没有过多犹豫,毕竟眼下这等情况已经容不得他考虑了。

  手中一枚玉佩也是浮现在苏天辰的手中,狠狠的捏碎了这玉佩。这玉佩乃是苏家老祖交给苏天辰的,若是遇到家族紧急情况的时候,就捏碎这个玉佩,那么苏家老祖一定会到花最短的时间把这些事解决,那么现在苏天辰要做的就是把时间拖延下来,等待老祖出手。

  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大队的人马已经濒临青元庄不到两里地的距离。

  此时,大队的人马突然停了下来,方梁运足星力高声喊道:“苏家的人在与不在?”

  “方梁兄带着大队人马前来不知意欲何为?”苏天辰同样运足星力的喊道。

  “苏兄明知故问,我方家的矿脉已经被你们占有了许久,想来今日也是该把矿脉还给我了吧。”方梁大声道。

  “方梁兄,这青元庄分明是小辈的赌约输给我们苏家的,难不成你们现如今还要硬抢不成?”苏天辰的声音中爆发出浓浓的杀意。

  方梁刚要张口,只看到那黑袍人悬浮空中,手掌轻轻地摇一摇,看着青元庄道:“我就是抢你们如何。”这话霸道之极,但却从这黑袍人嘴中说出声音却阴险之极。

  听到这句话,苏天辰精神一愣,在那黑袍人说这句话的时候仿佛有着一双眼睛盯着苏天辰看得他浑身不自在。

  约莫在这种亏时的感觉之下呆了半刻钟左右,一股强大而温和的星力突然从包裹住苏天辰,隔绝了这种窥探。

  “各位,有话好好说。”一个布衣老者,从天而降来到苏家的队伍里。

  苏家老祖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刻,终于是到了。

  [小说网,!]

  ...

欢迎大家访问:西红柿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xihongshixiaoshuo.com/1_4216/50/